您的当前位置:澳门金沙官网 > btv体育体育资讯 >

当F1车手还想公平舒马赫队友都是垫背用的阿隆索

时间:2019-06-07

  

当F1车手还想公平舒马赫队友都是垫背用的阿隆索逼人主动撞车送命

  汉密尔顿赢得了匈牙利站冠军,在F1夏休期来临前如愿扩大了自己在车手积分榜上的领先优势,但梅赛德斯另一位车手博塔斯却在比赛最后5圈从第2名掉到第5名。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相比2002年奥地利站巴里切罗故意在最后一圈夸张的让车闹出轩然大波,埃尔文的情商显然高多了。后来巴里切罗在布朗车队与巴顿做队友同样抱怨车队偏向巴顿——早年他和埃尔文也在乔丹车队做了三年队友,当然也抱怨车队偏向埃尔文。埃尔文曾这样评价巴里切罗:“我们做队友时他就经常抱怨。他到了法拉利抱怨,他离开法拉利后还要抱怨。他会一直抱怨下去,因为他喜欢。”正如埃尔文所言,你不想当二号可以离开法拉利,又想开好车又没有在顶级车队当一号的实力,那就接受僚机的地位,太多的抱怨只会让自己被别人嘲笑。 当然还有比巴里切罗更惨的二号,比如小皮盖特,他在2008年新加坡站按照车队老板的指示故意撞墙,引发安全车帮助队友阿隆索夺冠。这种行为不仅严重违反F1的规则和体育道德,而且会威胁小皮盖特的人身安全,谁都不能保证故意撞车不会出意外。冒着生命危险帮助队友,这僚机真是做到极致了,而小皮盖特同意这样做是因为车队老板布里阿托利承诺给他下赛季的车手合同。埃尔文和巴里切罗离开法拉利不愁在别的车队找到工作,但小皮盖特就难了,实力越不够你就得越委曲求全,F1的现实很残酷。 因为这场比赛梅赛德斯完全牺牲了他的成绩,先是莱科宁第14圈进站后马上命令博塔斯跟进——赛后车队承认这远早于他们原定的进站计划,然后明明看到莱科宁是两次进站,梅赛德斯仍然让博塔斯坚持用这套轮胎跑完比赛,只为了阻挡法拉利。博塔斯尽力了,直到比赛最后5圈轮胎衰竭,维特尔超车时他还是努力抵挡发生碰撞损坏了自己的赛车。博塔斯用一套软胎跑了55圈,是全场比赛所有车手中最多的,名列第二的车手也比他少7圈,轮胎衰竭是可以预见的结果,显然他的任务就是帮助汉密尔顿,难怪梅赛德斯领队沃尔夫称赞他是“完美的僚机”。 1997年日本站,维伦纽夫驾驶威廉姆斯赛车以压倒性优势拿下起跑杆位,法拉利安排埃尔文轻载油起跑,第一圈就冲到首位然后全力压制维伦纽夫。这场比赛埃尔文唯一的目标就是对付维伦纽夫,在难超车的铃鹿赛道上故意放慢速度阻挡,最终力保舒马赫拿下分站冠军。这是F1历史上队友合作的经典战役,赛后埃尔文笑称他玩的很开心,没有丝毫怨言。 车迷们普遍认为法拉利是一二号车手地位最分明的车队,这个印象多半来自舒马赫时期,车王的两位队友埃尔文和巴里切罗都是彻彻底底的僚机,任务就是辅佐舒马赫然后尽力多拿点车队积分。威廉一家四口看马术比赛,这两位车手在驾驶水平上处于F1中游,与舒马赫的差距非常大,换到任何车队当队友,老板肯定都会把争取冠军的希望押宝在舒马赫身上,让他俩当僚机。虽然巴里切罗给车迷的印象更深,但公平的说埃尔文是更好的僚机,因为他非常清楚并且接受自己的定位,不会像巴里切罗那样让车之后到处抱怨。 但是对车队来说,证明自己的哪位车手更强没什么意义,谁拿到车手冠军对车队都一样,所以积分落后的车手沦为僚机是免不了的。F1历史上关于车手内战和一二号车手的故事层出不穷,谁是“最好的僚机”与他的性情没多大关系,只取决于他在车队的地位,换句话说没有任何车手甘愿当僚机,而是不得不当。二号车手与一号车手差距越大,这个僚机就越听话;两位车手实力越接近,发生内战的概率越高。 从目前F1的情况看,博塔斯和莱科宁都能接受自己二号车手的位置,车队在使用指令时也没有什么顾及。倒是红牛车队的小维斯塔潘和里卡多更容易发生冲突,今年他俩已经撞过车了。沃尔夫不必夸奖博塔斯,这不是他喜欢做的事情,如果博塔斯有了罗斯伯格那样与汉密尔顿争夺车手冠军的机会,他肯定不再是完美的僚机。 2007年的迈凯轮同样如此,心高气傲的阿隆索遭遇初出茅庐的汉密尔顿,匈牙利站排位赛先是汉密尔顿违反承诺不给阿隆索让路,然后阿隆索故意压时间让汉密尔顿失去冲杆位的机会。两人的尖锐矛盾最终闹到迈凯轮因间谍门被FIA取消车队积分并且罚款1亿美元——阿隆索不满迈凯轮偏向汉密尔顿向FIA告发了自己的车队!本队的两位车手水平都很高,这听起来很美好,然而实际上很可能是烦的根源,F1历史上还没有过两位成绩相当的队友能和睦相处。 博塔斯并不享受这个赞美,他表示被称为僚机很伤人。博塔斯并非唯一僚机,原本高冷的接近40岁高龄的芬兰冰人莱科宁,在法拉利的僚机定位甚至更深。本场比赛,莱科宁一度追近维特尔,尽管他不断跑出全场最快圈速,担挡在他前面的队友维特尔则并不会让车——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但在上一场比赛中,当莱科宁处于领先地位,车队则动用了车队指令,莱科宁坦率地表示“要让车,直接说!”今年上海站,莱科宁在起跑阶段遭维特尔故意阻挡,却在比赛过程中于并不恰当的时机被要求进站,以求阻挡博塔斯,帮助维特尔。只不过,这一切,莱科宁竟然毫无怨言,连媒体都纷纷为莱科宁打抱不平的同时,他本人却非常佛系,始终保持着淡定,并且还能维系着两人的友谊,毕竟对于这个年龄阶段的他来说,合同能保富贵保平安。 确实,虽然F1实质上也是团队运动,但与那些有明确配合体系的运动不一样,你是主攻我是二传,你是前锋我是中场,大家有不同的战术位置,而F1两位队友本来角色是同等的,被定义为僚机或者二号,等于明摆着说你不如队友。F1车坛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对车手来说,最大的对手是自己的队友。这种关系是F1残酷的竞争现实决定的,利益冲突太激烈。大家都明白F1车手能取得怎样的成绩取决于他的赛车是否有竞争力,因此你不能根据积分多少来评判车手的水平——能够如此比较的只有队友,两个人驾驶的赛车是一样的。领先车队的车手,要为车手冠军奖杯而战,尤其是如果你有一辆傲视群雄的赛车,那么队友很可能是你夺冠最大的障碍。中下游车队的车手,则要为保住自己的位置而战,必须向老板证明自己的水平比队友强。 如果两位车手实力相当会发生什么?最典型的例子是80年代末的迈凯轮车队,塞纳和普罗斯特做了两年队友,各拿到一次车手冠军,分站冠军塞纳14:11领先,车手积分普罗斯特186:154领先,两人真正的势均力敌。其结果是1989年日本站塞纳企图超普罗斯特时撞车,塞纳被判定违规取消成绩。1990年日本站起跑时塞纳把已经转会法拉利的普罗斯特撞出赛道,他公开承认是为了报一年前的旧怨。拥有这样两位顶级车手,内斗是无法避免的,你别指望其中任何一人肯当僚机。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金沙官网